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法院網(wǎng),今天是 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

絲路法語(yǔ) | 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——寫(xiě)在墻上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法

來(lái)源:法研所、宣傳處 作者:楊振校(視頻)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5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甘肅省文物局考古研究所于1990年至1992年期間,對敦煌漢代懸泉置遺址進(jìn)行了清理和發(fā)掘,在一面泥墻上發(fā)現了《使者和中所督察詔書(shū)四時(shí)月令五十條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)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全文101行,約1600多個(gè)字,字體為隸書(shū),行與行之間有朱色界欄,四周畫(huà)有較寬的墨線(xiàn)界欄,1992年被國家文物局專(zhuān)家組定為國寶級文物,這是我國迄今為止發(fā)現最早最完整的對于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的法律文書(shū)。

 

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是在漢平帝元始五年(公元5年)五月甲子朔丁丑(5月14日)由王莽奏呈、以太皇太后名義頒布,內容涵蓋了保護林木、動(dòng)物、水、土等各方面,要求人們的生產(chǎn)生活遵循自然時(shí)序,并依據時(shí)令指導人們的生產(chǎn)生活?!端臅r(shí)月令詔條》由三個(gè)部分組成,分別是“詔語(yǔ)”“詔令”“結尾”。

 

“詔語(yǔ)”開(kāi)頭說(shuō)到“太皇太后詔曰:往者陰陽(yáng)不調,風(fēng)雨不時(shí),降農不安,不堇作[勞],是以數被菑害,惻然傷之。惟□帝明王,靡不躬天之磿數,信執厥中,欽順陰陽(yáng),敬授民時(shí),□勸耕種,以豐年□,蓋重百姓之命也。故建羲和,立四子,……時(shí)以成歲,致?!?。這段話(huà)說(shuō)明朝廷下達此詔令的原因,是由于陰陽(yáng)不調,風(fēng)雨不時(shí)以及百姓不勤勞耕作,導致各種災害發(fā)生,為了避免這些情況的繼續發(fā)生,發(fā)布詔令要求百姓在順應自然的前提下開(kāi)展各項農業(yè)生產(chǎn)?!霸t令”詳細規定了一年四季(從孟春到季冬)十二個(gè)月的宜忌,共有50條,其中:春季月令20條,夏季月令12條,秋季月令8條,冬季月令10條,內容是為月令的摘錄與詮釋?zhuān)ā敖ァ薄敖麧O”“禁殺幼小動(dòng)物”等生態(tài)保護措施。同時(shí),在一些條目下有“謂”的解釋?zhuān)灿?9條,其形式如:孟春“禁止伐木”。下列:“謂大小之木皆不得伐也,盡八月。草木零落,乃得伐其當伐者”。除了生態(tài)保護措施外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還依據時(shí)令指導人們的生產(chǎn)生活,例如在春夏季要及時(shí)修筑水利設施,以保證水道暢通和農業(yè)生產(chǎn);在秋季要修筑屋室以改善房屋條件、儲藏糧食等?!敖Y尾”是王莽的奏請和逐級下達文書(shū)的格語(yǔ),最后是敦煌太守的發(fā)文公告。

 

古代人們已經(jīng)靠著(zhù)長(cháng)期積累的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的經(jīng)驗,形成了生產(chǎn)規范,并反映在如先秦《大戴禮·夏小正傳》《呂氏春秋》《禮記·月令》等傳世文獻中,但是以詔條形式頒布的在我國目前出土的文獻當中尚屬首次?!端臅r(shí)月令詔條》的頒布實(shí)施和執行力度都很強,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的實(shí)際成效是毋庸置疑的。首先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將農時(shí)耕作規范上升為國家法律,體現國家意志。其次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具有十分強的可操作性,“詔令”部分的法律條文并不是“月令”的全文,而是摘錄了“月令”中與人民生產(chǎn)勞動(dòng)有關(guān)的內容。同時(shí),“詔令”部分除了規定的50條,還增加了更加直觀(guān)詳細的解釋性?xún)热?,并以“謂”的形式體現,這樣就使得許多條目具備了十分具體的可操作性。比如:1.孟春規定了“毋殺胎”詔令解釋?zhuān)骸爸^禽獸六畜懷妊有胎者也,盡十二月常禁”不僅規定了禁止殺害懷胎動(dòng)物,而且對于更加詳細的規定了禁止殺害懷胎動(dòng)物的時(shí)間,還規定了時(shí)間即“從正月到十二月都不可殺害”。2.孟春規定了“毋竭川澤,毋漉陂池”詔令解釋?zhuān)骸八拇缒说靡匀◆~(yú),盡十一月常禁”不僅規定了禁止竭澤而漁的捕撈方式,而且規定了即使可以捕撈,也必須是長(cháng)度須在漢制四寸即9.24厘米以上,可見(jiàn)過(guò)小的魚(yú)苗不能捕撈。3.“毋夭蜚鳥(niǎo)”詔令解釋?zhuān)骸爸^夭蜚鳥(niǎo)不得使長(cháng)大也,盡十二月常禁”蜚鳥(niǎo)是指練習飛翔的雛鳥(niǎo),對于習飛之鳥(niǎo)不可傷害,禁令從正月到十二月。最后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并不是專(zhuān)門(mén)制定給敦煌地區的,它是敦煌地區接收后,書(shū)寫(xiě)在泥墻上,便于人們能都看見(jiàn),顯示出壁書(shū)的公示性質(zhì)。

 

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體現了“以時(shí)禁發(fā)”“用養結合”的生態(tài)保護思想,即在遵循自然時(shí)序的前提下,合理利用自然資源,保護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這種思想在200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重要的現實(shí)意義。同時(shí),《四時(shí)月令詔條》又是一部具有重要歷史價(jià)值和現實(shí)意義的法律文書(shū),它確立了以“四時(shí)”為基礎的自然時(shí)序體系,把人們的各種活動(dòng)限定在自然時(shí)序之中,體現了人類(lèi)在生產(chǎn)生活中對自然環(huán)境的尊重和保護,也為我們當下的生產(chǎn)生活提供了寶貴的經(jīng)驗和啟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