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法院網(wǎng),今天是 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

“看錢(qián)”,到底退不退?

來(lái)源: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13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案情簡(jiǎn)介

 

原告丁某與被告王某于2020年12月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相識,后確定戀愛(ài)關(guān)系。2021年1月,二人確定婚事。丁某與王某交往期間,陸續向其微信轉賬、發(fā)紅包,同時(shí)丁某為王某購買(mǎi)了價(jià)值358元的手表、價(jià)值4498元的手機、價(jià)值4955元的鉆戒和黃金福字;王某亦向丁某轉賬、發(fā)紅包,為原告購買(mǎi)了衣服、鞋子等物品。按照女方習俗,2022年2月被告王某至原告家“看房”時(shí),原告家人給付其“看錢(qián)”76000元,被告向原告退回4000元,并給了原告2000元紅包,實(shí)際收到70000元。舉辦訂婚宴時(shí),原告給付被告彩禮76000元、開(kāi)箱錢(qián)(拆箱禮)2000元、看盅錢(qián)2400元,被告向原告退回4000元,實(shí)際收到76400元。另外,原告母親三次向王某轉賬3600元,共計10800元。二人未共同生活。

后雙方發(fā)生矛盾,辦理結婚登記已無(wú)可能。原、被告就返還彩禮事宜協(xié)商未果,故男方丁某將女方王某及其父母訴至法院,請求處理。

 

1.jpg


爭議焦點(diǎn)


一、雙方戀愛(ài)期間互送衣物、小額轉賬、發(fā)紅包等以及原告母親在端午、中秋等節日向被告王某的轉賬是否屬于彩禮范圍?

二、按照地方習俗女方看男方家時(shí)男方給的“看錢(qián)”是否屬于彩禮范圍?

 

案件評析


本案系婚約財產(chǎn)糾紛,婚約是男女雙方以結婚為目的而作的事先約定。按照地方習俗,締結婚姻過(guò)程中男女方包括雙方家庭之間的財物往來(lái),俗稱(chēng)彩禮?!蹲罡呷嗣穹ㄔ宏P(guān)于適用<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>婚姻家庭編的解釋?zhuān)ㄒ唬返谖鍡l規定:“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,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,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:(一)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;(二)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;(三)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。適用前款第二項、第三項的規定,應當以雙方離婚為條件?!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(guān)于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規定》第三條規定:“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中,可以根據一方給付財務(wù)的目的,綜合考慮雙方當地風(fēng)俗、給付的時(shí)間和方式、財物價(jià)值、給付人及接收人等事實(shí),認定彩禮范圍。下列情形給付的財物,不屬于彩禮:(一)一方在節日、生日等有特殊紀念意義時(shí)點(diǎn)給付的價(jià)值不大的禮物、禮金;(二)一方為表達或者增進(jìn)感情的日常消費性支出;(三)其他價(jià)值不大的財物?!?/p>

根據上述法律規定,本案中,原告與被告王某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,亦未共同生活,現雙方解除婚約,對原告要求被告返還彩禮的訴請法院予以支持。原告與被告王某交往期間互送衣物、小額轉賬、發(fā)紅包等,系雙方在交往過(guò)程中增進(jìn)感情的贈與,不同于給付彩禮或大額轉賬等以結婚為附屬條件的行為,不屬于彩禮的范圍,故對于原告要求退還該支出的訴請不予支持。對于原告母親向王某的轉賬,系逢過(guò)節依俗向被告王某給予的“追節錢(qián)”,金額較大,應予退還。給付被告的“看錢(qián)”、彩禮、開(kāi)箱錢(qián)、看盅錢(qián),金額較大,是原告以締結婚姻關(guān)系為目的,按照地區風(fēng)俗習慣向被告給付,屬于彩禮范圍,應予以退還。

 

判決結果


一、被告王某及其父母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退還原告丁某彩禮及為結婚支出的費用157200元;

二、被告王某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返還原告丁某所購置的手機、手表、鉆戒、黃金福字;

三、駁回原告丁某的其他訴訟請求。

該判決現已生效。

 

法官說(shuō)法


近年來(lái),多地彩禮數額較高,形成攀比之風(fēng)。這不僅背離了彩禮的初衷,使彩禮給付方家庭背上沉重的經(jīng)濟負擔,也給婚姻穩定埋下隱患,不利于社會(huì )文明新風(fēng)尚的弘揚。因此,在締結婚約時(shí)應當更加理性地看待彩禮問(wèn)題,讓彩禮回歸“禮”的本質(zhì),弘揚健康、節儉、文明的婚嫁新風(fēng),推進(jìn)移風(fēng)易俗,促進(jìn)家庭幸福、社會(huì )和諧。